骏梦许斌-手游流水1000万以下基本不赚

报道 / 12月22日,“GAMELOOK游戏开放日”活动在上海浦东嘉里中心正式举办,此次活动由、广发证劵主办、CWAN协办,也是今年最后一场年度行业交流的盛会,开放日当天汇集了国内100多家投资银行、证券公司的专业分析师投资经理,以及200余位国内游戏业各公司的代表参加。

骏梦CEO许斌在现场表示,“在大陆,页游有它的规则,手游也有它的规则。页游是以导量为主,手游是以PR为主导的。我在页游做了四、五年到目前我交了非常多的朋友,基本上与所有的开发商和平台商的关系都非常好。而现在看到手游业最近吵得很厉害,才刚刚开始一年这个市场就开始吵,说到底产品的抢夺会跟端游当年非常非常像,做手游是挑战与机会并存的,做CP一旦做好,会非常非常好。”

以下是骏梦CEO许斌的现场演讲实录:

许斌:谢谢各位,今天来听了以后收获非常大,我看了一下今天来的四家开发公司,四家公司都有非常大的特征,墨麟今年是后起之秀做得非常好,游族今年非常成功,这两家公司2013年从规模上来讲也是比较大,整个一年创造的产值也非常大。锐战我也非常了解,最早是跟骏梦、游族一样,都是同时在2009年成立的公司,第一次是做了《傲视天地》,今年正在做一款非常好的游戏,《攻城掠地》。今天看下来,我们也在反思一些事情,所以今天给大家分享。

大家都在做团队,我们也在做团队,如果你的产品要做很久是有很大风险的,我们公司有《新仙剑》团队做了两年半花了4800万,还是让他做,只要制作人有信心,对于公司来讲就应该让这样的团队做下去。

骏梦作为2009年成立的公司,我们很少看钱这个事情,2009年成立做的第一款产品就是《小小忍者》,开发了将近十个月,8个月上线调一调十个月上线,一个月2000万。2011年成为海外非常抢手的产品,在三、四个地区有三、四家公司靠它成为当地非常优秀的公司。

但是当时的错误是,我们骏梦一直是以人为核心,我2003年打工2000块钱一个月,然后做了《劲舞团》这个产品,我当时觉得我能成功大家也能成功。第二个产品我们只做自己的产品,之后我们还做了RO,因为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我唯一一款在网吧里通宵玩就是RO。《仙剑》也是公司喜欢的。我们是以这个方向来做的,到今年的话基本上每年都做一款自己的产品,而且都没有抄袭可能性,从《小小忍者》包括到《萌三国》,最好的时候每个月1800万的流水。

第三款是《仙剑》,《仙剑》决定了我们对台湾市场的了解。我们当时没有去台湾,把这个游戏签给了G妹,这个游戏在台湾非常成功,近6000万台币一个月。但是在中国是没有这么好,在台湾市场比较好,台湾这个市场属于端游、页游、手游市场营销都是一样的,基本上都是150万美金砸上去,电视、地铁所有地方都能看到。

大家也可以看到在大陆和台湾目前在手游这个市场,作为手游的发行商能够在页游和手游两个领域都发行成功的公司,只有昆仑。在大陆来看,页游和手游都非常成功的至少我目前没有看到。

在大陆,页游有它的规则,手游也有它的规则。页游是以导量为主,手游是以PR为主导的。所以像《仙剑》在台湾做得非常好,在大陆官服我们做得很好,但是骏梦我们官服做的好,但联运做得不是很好。

我们现在是一半页游、一半手游。过去三个月在手游上面非常猛的发力,三个月卖了四款产品,七、八个地区,大概收了六千多万现金回来。所以明年手游我们还是想做CP,做一个军火商,抢地盘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林老板(游族CEO林奇),我们就不去抢这个地盘了,好好做好开发商。

手游给大家分享的经验是,手游和页游不一样。手游不会像端游,它对于发行和CP上的区别会非常大。大家看到页游领域,大家可以把产品拿出来做联运,在未来手游里面,联运这个可能性,至少在IOS市场不会太大。联运还是看数据的模式,数据导量,在后台看你这个产品的数据和其他产品的数据,如果不行就把这个产品的发行停下来。但是在手游上面可以看得到,手游是靠PR的,前期要靠大量的PR,像盛大、搜狐畅游是走全媒体营销,走大作的概念。《百万亚瑟王》,包括这两天的《Hello Hero》,前期的概念一定会对游戏产生影响。我最近见了一些人,是以前端游公司的老板,包括第九城市的朱老板,端游公司以后转型做手游的成功率会很高。

这是我们骏梦对于页游和手游的看法。我们觉得既然未来手游发行研发会分得这么开,我们还不如去做提供一个好产品的开发商。

另外我们看到一个问题,做手游的发行商,单月流水在一千万以下的基本上不赚钱。50%给渠道,开发商20%,发行商还要打广告,200万的分成还有工资、成本等。未来对发行商来讲渠道成本只会越来越高,广告成本只会涨,只有一个数字是对发行商是好的,就是一款产品的品质决定这个市场赚多少钱。所以我觉得未来手游大作发行商抢夺会更激烈。我在页游做了四、五年到目前我交了非常多的朋友,基本上与所有的开发商和平台商的关系都非常好。而现在看到手游业最近吵得很厉害,才刚刚开始一年这个市场就开始吵,说到底产品的抢夺会跟端游当年非常非常像,做手游是挑战与机会并存的,做CP一旦做好,会非常非常好。

最后我跟大家分享的是关于IP,骏梦做《仙剑》我们做了四年,花了4800万人民币,整个研发费包括1200万的IP授权。产品赚肯定赚了,换回来最大的东西是IP厂商对骏梦的信任度,大家都认为我们骏梦用爱来做产品。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制作人不能太有爱,什么时候产品出来,什么样出来,版权方、你的朋友对你的影响,都存在问题。对于一个品牌来讲,我们一直承诺IP厂商,你把IP授权给骏梦,有可能这个IP产品做死了我亏钱,但是交给我们的IP其实这方面还是做得不错的。

我很早之前跟巨人的史总(史玉柱)聊到一些事,他说5年前认为IP没有用,现在他说看不懂。我当时说纯RPG对IP的要求不太高,我们现在要拿的IP是角色非常多的,才会适合做广告做收集类的玩法。如果你做RPG的话,它是个人成长,主角成长,你的装备成长。但是相反来将,你的宝宝的成长能占多少比例,相对于回合制游戏是比较少的。因此到今天为止我们出的都是回合制的游戏,对于骏梦来讲我们是适度买IP,那能不能做偏宝宝游戏的。

我们做了《秦时明月》的,目前还不错。1月份我们会收费把这个游戏推出来,也是我们公司最核心的团队来尝试。另外在中国大陆我觉得机会蛮多的。买IP的话,我们骏梦不会去买电影IP,我们觉得电影IP相比来讲比较薄,生命周期短,整个市场热度不会太广,我们看重的是游戏IP,小说类IP,电视剧IP。

金庸的IP怎么看?举个例子《神雕侠侣》,玩家玩《神雕侠侣》除了希望看到小龙女、杨过之外,还希望看到金庸其他著作中的人物,但作为正版是不能用的,这就有了怪现象做正版不如做盗版,好的IP是真的越来越少。

我们是做非正版开始,当时拿仙剑也是这样,我们先去做,做了一年70%的内容,我们找了大宇,结果他看木已成舟,你又做了那么多,后来就把仙剑IP卖给我了。我跟搜狐畅游也聊过,很多端游厂商拿他们的IP吸引好的研发团队是很好的出路,如果你团队比较小,你找这些公司聊聊,没准他们也会给你IP,现在畅游他们有一款游戏成都开发的就是这样,最后做了一个金庸的手游。IP是一个核心词。

这是我们三、四年下来的总结。明年我们做了一些计划,我们觉得页游和手游我们会各分一半的开发实力去做。骏梦相对别的公司来讲,我们的研发时间慢,我们给他们的环境也比较宽松,如果迟就迟。

明年我们在手游会出七、八款,页游也会有五、六款产品在上半年上线。基本上我们的想法是明年我们只做CP,我要分享的就是这点,谢谢大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