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书启世录》:愿我们在光辉璀璨的时代重逢

2021年12月8日,网易旗下《幻书启世录》发布停运公告,宣布将在2022年的2月14日同时停止国服及全部外服的运营。这款首月流水曾达上亿级别的游戏,到宣布停运时,运营时间尚不足一年。

游戏预约时的海报

——早已预告的道别

对于一部分玩家来说,《幻书启世录》的停运不可谓不突然。但沿着这个令人略感遗憾的结果倒推回去,却不难看到这款游戏走向末路的蛛丝马迹。在这款游戏9月的最后一次大型活动“夏日航行”中,制作组先是借游戏人物之口,后又使用黑底白字的形式郑重地打出字幕“谢谢你们,来玩我们的游戏”。游玩当时可能只是觉得感动,但现在想来,却很难不觉得这像是在即将散场的戏剧中,演员对观众们的感谢与道别。其后的小型活动“残夜将明之时”中赠送的典藏(SSR)级别幻书《天体运行论》,她的问候台词“终有一天我们 会在这个光辉璀璨的时代重逢”,现在读来也像是某种安慰的话语。

而在那之后,就是长达一个半月间官方的沉默不语,和玩家的苦苦等候。他们最终等到的结果,却是官方冰冷的停运公告。

“夏日航行”活动中,制作者借游戏角色向玩家表达感谢

——书,寄托于书中的感情

《幻书启世录》从公测首月后流水便屡次腰斩,到游戏停运前一个月,甚至只有不到200万的流水。从商业的角度看来,它绝对算不上是一款成功的作品。但即便如此,在留守阵地的一部分玩家当中,这款游戏却受到相当多的好评。而获得好评的原因,除过网易一贯水平在线的美工和特地邀请横山克(日本作曲家,代表作《为了N》、《四月是你的谎言》)制作的精美配乐之外,这款游戏在人物设定和剧情文案方面的优秀也是其中之一。

《幻书》这款游戏,正如其命名般是以“书”为主题的,游戏中可获取的角色都是各种各样的“幻书”化灵,而玩家所扮演的则是管理“幻书”的图书馆“馆主”。尽管出于商业考虑,有些幻书的形象似乎并不符合大部分读者的理解。并且由于“图书”本身题材的限制,令人非常担忧这款游戏的剧情发展。但游戏的文案策划却确确实实地能够让人感觉到作为一款“书拟人游戏”的底蕴。

虽然主线开始的部分显然为了增加玩家的代入感进行了一些取舍,使得剧情的开头散发出一些不吸引人的轻小说气息,但随着剧情的发展,文案对于众多幻书个性的把控,以及主角恰到好处的参与度,都使得玩家对这款游戏留下了相当不错的印象。

其中最受好评的“宾客于月湖处谢幕”活动中,掷骰子完成检定的基础玩法配合文案细致入微的描写,玩家仿佛置身于一场代入感极强的CoC(Call of Cthulhu,克苏鲁的呼唤,带有克系神话风格的跑团桌游)跑团当中。而强烈的代入感带来的故事的感染力,文案对整个故事稳定的把控能力,还有出色的人物塑造,无一不令人惊叹——作为一款手机游戏的一个活动,竟然能有这种高水平的剧情文案。直到游戏公布停服前,也偶尔能够看到对这次活动剧情的回味与吹捧。就连该活动开始之前引起争议的的《人间失格》幻书“叶”,也在剧情塑造中得到了大多数玩家的认可和接受。似乎如果这款游戏以其他任何一种形式诞生,都不会落得现在的结果。

在这款游戏未满一年的经历当中,尽管流水维持在一个并不理想的位置,活动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但有了剧情积累下来的感情基础,留下的玩家反而变得越发死忠,他们将《幻书》称呼为“小破书”,并不断地尝试将游戏扩散出去,挽救游戏的热度。

《人间失格》化身的幻书“叶”,在发布之初受到了很大的争议

——仅靠爱所不能实现的事

但与之相对的,如果将视线从华丽的包装投向游戏本身,便不难一窥这款游戏流水降低的原因。在精美的画风和优秀的文案之下,这款游戏的玩法却显得乏善可陈。在《阴阳师》爆火之后,网易内部似乎对于“类魔灵”的玩法爱不释手,一年之内推出了多款类似玩法的游戏。

沿用成功作品的经验推出大量新游戏,并从中挑出“爆款”的种子进一步培养,这对于大厂而言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但对于玩家而言,乍看之下对《幻书启世录》的印象只有“又是一个套皮游戏”这样简单的感想而已。游戏在回合制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战场移动的要素,看似创新,但游戏性却并没有本质上的提升。除过乏善可陈的游戏模式之外,极为尴尬的出卡概率也是“劝退”新玩家的因素之一,在《幻书启世录》的官方宣传平台,现在也能够看到很多玩家抱怨卡池太“歪”,令人失去继续游玩的兴趣。

与同类型的其他游戏相比,《幻书启示录》没有诸如《阴阳师》、《命运·冠位指定》那般强大的IP支撑。作为一个相对新颖但却略显晦涩的独立IP,即便希望靠剧情留住玩家,对于初入游戏的玩家而言,他们也很难在一款玩法乏善可陈的游戏中耐下心认真阅读一款游戏的文字部分。仅仅凭借爱好者的一腔热血去向外推广宣传,也并不能挽救游戏的颓势。

《幻书启世录》停运公告

——梦想者们的小小挣扎

网易游戏作为国内的手机游戏大厂,凭借《梦幻西游》打下一片江山之后,又靠《阴阳师》在二次元手游界开疆拓土。今年更是借着《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的东风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但在这些爆火的大作的阴影之下,每年都有着前赴后继的小项目。它们有些从诞生之初就不温不火,到结局依然消失得无声无息;也有一些曾经在万众期待中出生,却因为各式各样的运营问题在角落里悄然离去。

更多时候,手游玩家并不太多地讨论剧情,而是将关注点聚焦在IP、玩法、关卡甚至卡池出率上。相对而言,“剧情”仿佛是其中最轻的部分。将一个故事通过游戏的形式完整地传达出来是需要成本的,而这份投入所带来的收益却往往并不如将成本投入在美工或建模中来得立竿见影。但《幻书启世录》却让人看到了,在这个逐利的资本世界里,一群梦想者的小小挣扎——他们只是想好好讲一个故事,好好经营一个属于自己和玩家的“幻书”世界。

《幻书》公布停服后,原本项目中的美工组成员在微博上发布了自己没能实装在游戏当中的作品草稿,其中也不乏一些相当令人惊艳的作品,然而它们终究成为了一个未经诞生就结束的幻梦。也许游戏起初原本就是梦想的体现,但想将这些梦想照进现实,需要走的路却显得格外漫长。

Leave a Comment